2017年走了

看见大家都在晒陈年旧照、祈愿新年,我也只好从被窝里爬出来整两句祝福的话。虽然已是1月2日,但天还没亮,可以算作新年第一天的晚上,现在说不算晚。

2017年已经结束,我一点都不怀念它。这一年,我与同龄人有了一个“标签”,叫“油腻中年男”。看着手里的保温杯,我不得不承认它定性之准确!自己的确是油腻的,精气神各方面都油腻。媳妇对此很苦恼,为了让我看上去不那么油腻,她把我捯饬的五彩斑斓,给我买的衣服都是大红大绿。这几年我带娃上街,人们纷纷掩鼻侧目:看这大爷满脸暮气,衣装骚气,孩子稚气,怕是脑袋里有水汽。。。

就这样,我像金刚鹦鹉般的招摇了一年又一年,娃五岁了!

2017年走了,不再来。2018年来了,还会走。我会一天比一天更油腻,而那个稚气娃也没有几天免票的好日子了。现在,这小子把脚伸进了我的被窝。真是个孝顺孩子,在喜迎元旦之际,把自己烧得像热水袋一样,每天都可以用来暖被窝。

别暖啦,这是我唯一的新年祈愿!

活着

我曾觉得,人生太长,活四十岁足够。等到垂垂老矣,食无味,寝无眠,尿无畅,肌无力,还让我觍着脸活着,简直就是浪费生命,亵渎人生。然而现在这种想法早已抛到九霄云外,因为有了孩子!
拉着儿子的小手走在路上,不由得焦虑起来,永远陪伴着他的念头激荡在脑海里,让人恨不得大吼一声:我真的还想再活五百年!
可是这种痴心妄想终归成空,儿子的手迟早也会从我的手中挣脱。唯一能做的就是祈祷上苍保佑,让我至少活到儿子能记事儿的时候。假若我不幸驾鹤西游,他还能够记得我的音容笑貌,那就不枉我们父子一场。
原来,努力活着的意义竟是如此!让人留恋的不是那么大的世界,仅是这只暖暖的小手。

儿子识字爹糊涂

突然,儿子兴奋地叫道:“爸爸,看,月亮!”

我抬头扫了一眼,惨淡的月光在掩映在雾霾之后,好像我长期睡眠不足的脸。

“嗯,月亮,模模糊糊的。”我随口回应着,前方混乱的交通状况让我不敢分心。

“呃,那个,两个强盗把匹诺曹吊在树上后,匹诺曹的眼前就模模糊糊了。”儿子又兴奋地叫了起来。

他这种跳跃思维打乱了我的开车节奏,我不得不点了一下刹车,速度慢下来之后这才明白,孩子联想到了《木偶奇遇记》中的情节。

我心中有些惊喜,问道:“匹诺曹的眼睛为什么模糊啊?”

“因为他哭了。”儿子回答道。

“那月亮为什么模糊啊?”我又追问了一句。

“因为云挡住了!哈哈。”儿子开心地大笑了起来。

哈哈,看来这小子已经理解了“模模糊糊”的含义,更重要的是:这是他自学得来的知识,没有人专门教他。这让我的心中乐开了花。

半年前,我家小屁孩儿不再满足于看绘本,开始吭吭哧哧读“大书”了。先是自己看完了《骑鹅旅行记》和《绿野仙踪》,又看了半部少儿版的《西游记》,现在正攻坚《木偶奇遇记》。

为了满足他看书的愿望,我和媳妇专门去图书馆给他办了一个借书证,每月能借四本书。同时顺便给我自己办了一个证,恢复了中断20年的读者身份。说来惭愧,二十年前我借图书馆的两本编程书一直没还,如今连同那点自学的汇编语言一起不知丢到哪里去了。好在有押金抵了,不算贪污公共资源吧?

虽然儿子这半年来书看得不少,上街念个路牌和商店招牌能引得路人侧目,人人都夸孩子聪明,但是我却愈发地焦虑了。皮亚杰说:小犊子们的认知发展是有规律的,四个阶段的逻辑顺序不可改变,到什么山头唱什么歌,揠苗助长的父母快滚犊子!

按照他的理论,我家三岁多的小屁孩学了七岁小学生的知识,等到他上了一年级就不再愿意学习了,不利于培养良好的学习习惯。更可怕的是,孩子玩尿泥的时间被挤占了,影响认知发育恐有一辈子只会玩尿泥的风险。这让我有些纳闷,外面到处是早教机构,一个小时要收几百元,家长们就像不要钱似的把孩子塞进去,不断地把起跑线往前挪。是皮大师错了,还是我们的起跑线错了?

不过,据我观察,皮大师说的有些道理。我家小犊子光看书了,没学会与其他小朋友交往,社交能力很差很差,不愿意与小朋友们一起玩耍,只喜欢缠着大人讲故事。这样下去怎么得了。丧尸病毒还没爆发,世界上挤满了各色人等,他现在就做好独存的准备,提前开启末世模式,万一二十年后地球上还有人类,让他怎么出门呀!

所以我在家里大声呼吁:别再教孩子认字了,让他出去玩尿泥去!

然而我家小屁孩跳起来反对了,他喊的声音比我还大:不去,我就要在家里看新闻联播,你不懂小孩!

是的,这是另一个让我哭笑不得的事情。我儿子竟然喜欢看新闻联播,最喜欢听“狼牙山五壮士”的故事,最爱唱“我爱这蓝色的海洋”,最向往的是长大当解放军!这都是在他爷爷家看电视学来的,是伟大的中华民族复兴梦的早教成果。

我真的不懂小孩呀,但是我更懂国情了!皮亚杰滚犊子,等孩子四岁就送他去早教,咱儿子可不敢再在起跑线后玩尿泥了。冲刺,冲刺,冲刺,向着“五道杠”冲刺!

PS:给大家看段儿子“学霸”范的视频。本想上传到WP,没想到免费用户不让上传视频。想要就交费,霸气呀!难怪墙不证它了,原来WP也走起闷声发大财的路子了。还好有谷歌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儿子上学了

        今天,2015年9月15日,一个平淡无奇的日子,对我家来说却是一个必须记住的日子。这一天,我儿子上幼儿园啦!
         沾老丈人的光,儿子进了一所部队院校里的幼儿园。这家幼儿园据说不怎么教东西但伙食很好,非常安全。外面有哨兵持枪站岗,里面是带钢叉的保安,绝不会发生歹徒袭击什么的可怕事情。
         早晨把孩子送去,老师领着他进了教室。儿子怯生生不敢吭气,没哭没闹,很顺从地坐在小桌子前等着吃早饭。我想像中的撕心裂肺的哭闹并未出现。
        原本想在园里多看一会儿,可是老师下达了逐客令。
        “放心吧,孩子很快就会适应的。他总得有这个阶段,这是孩子进入社会的第一步,家长要学会放手。”老师说着话关上了大门。
         门外,一个保安似笑非笑地看着我们一家人,手里的钢叉在阳光下闪耀着刺眼的光芒。

孩子,这只是一个梦

21

孩子,这只是一个梦。

冰冷的海水,冷酷的现实,只是梦魇。当你沉沉地睡去,将忘记这一切,忘记父亲的无力和哭泣。

睡吧,宝贝!

 

“犹疑在波涛,怵惕梦成魇。

谁令悲生肠,坐使泪盈脸。”

图片引自Khaled Karajah的facebook

千里之行终于足下

周二出公差,计划两个城市:重庆和昆明。

重庆是小飞的家乡,是盛产美女的城市。我一直对它很向往,这次能到这个城市来,自是高兴极了。

在重庆逗留的两天里,工作之余去了朝天门,逛了解放碑,吃了重庆小面,涮了麻辣火锅,最后领略了山城的威力。
所谓山城,地不平也。地不平容易摔跤,我真就摔了一跤。

周三晚上吃完饭,在下榻的酒店门前下车时,因为车停在一个慢斜坡上,我一脚踩空,摔倒在地,扭伤了脚。第二天起床后发现整个脚都肿了,走路也有些疼,一瘸一拐的不敢走快了。

本来中午要飞昆明,我觉得恐怕难以坚持下去了,就立刻请假改了行程,直接回家。一个人在路上的艰辛就不说了,只能用身残志坚来表扬我了。

到家后媳妇陪着去医院拍了个片,踝骨和跖骨两处骨折。医生问怎么摔得?我说都怨重庆地不平。医生诧异地问:你脚断了怎么从重庆回来的?然后用看怪物的目光仔细地打量了我一下。

说到搞怪,重庆美女也很怪呀。昨天上午在重庆街头,看见一个美女身材高挑衣着时髦手拎LV包,背后竟然背着一个竹编的背篓!这是采茶妹子进了山城吗?我一时间忘了脚疼,陷入了深深地沉思。
image